後記

本文作者章鳴明先生和我都是新竹清華大學1971 級化學系受業於張昭鼎老師的同班同學,《陪你讀下去》作者郭怡慧的父親郭明祥先生及本文中另提到的蒲艾真母親胡文真女士,也都是我們同班同學。我們這班是張老師從德國回來次接觸到的一班,張老師非常有親和力,會主動關懷學生,與我們這班同學平常來往較多,師生之間彼此認識也較深。所以,班上同學很多的學思及社會關懷深受張老師影響。言談之間,張老師常提醒我們”科學技術畢竟要為社會服務的、從事科學工作者必須要有強烈的 社會意識和社會連帶觀念” (此段話取自張老師給清華大學1971 級化學系同學的一封信) 。李遠哲院長在「該也是回家的時候了」(多年前,李遠哲院長於加州大學柏克萊校區擔任教授初聞張昭鼎老師過世時,所撰寫的懷念文章)的一篇文章裡,有一段話曾提到「張昭鼎的學生們與別人不一樣的是,他們除了對學問探求努力不懈外,他們多那麼一份對人群社稷的責任感與願為社會的進步奉獻心血的決心。我那時非常敬佩昭鼎兄,這麼多年來能夠一直堅持他的理想而努力奮鬥,也慶幸清華大學的學生們能有一位這麼好的教授當他們的榜樣」。所以,郭怡慧和蒲艾真在美國都以社會關懷,勇於獻身,服務弱勢而廣為人知,我不會覺得奇怪。因為,有怎樣的老師,就會教出怎樣的學生,有怎樣的父母,就有養育出怎樣的兒女。在這裡順便提一下,郭怡慧是前教育部長吳茂昆的媳婦,而吳部長的兒子,也同樣在此監獄中教導受刑人古典文學,兩人才因此認識而結婚,一起為社會公益及關懷弱勢盡心盡力。吳部長曾任教於清華大學,所以有機會接觸到當時的吳教授,我所認識的吳教授,是屬於關懷社會的學者,所以對時下一些對他幾近人身攻擊的負面新聞報導,有點納悶及覺得不可思議。